i+Media

文创的媒体

触摸真实、发现潜能

尽管使用数字化的媒体,文件和设备有很多便利性,但我们毕竟仍活在现实世界中。当您回顾历史中任何令人印象深刻的事物时,您可能想再度碰碰摸摸回味一下当时的感觉。作为一个正常人类,我们是用手指触摸东西,从耳朵里听到消息,透过眼睛看事物,所有这些都是那么美美存在的“肉体装置”。

然而在现今日常生活中 ,越来越多的比例是透过数字形式,但这些体验的互动过程实际上都不发生在数字世界里,而是在一个非常“高解析度”的自然世界,但这些互动体验过程正在日益简化,还企图要直接被移到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里。

实际上,如果你看一下从计算机到新媒体,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创新发展,那些进化就是从努力模拟人类的应用体验开始,不断改良与创造新媒介。然而,这些早期的进步许多都存在严重的局限性,因此为了更好的编辑文字、声音及影像等内容,开发了以数字方式制作,编辑和整理这些信息符号的技术。也就是现在多媒体形成的开始。

虽然看起来很奇怪,甚至可能有点愚蠢,但随着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数字化,可能得深度思考才能真正注意到。同样值得期望的,并非所有技术驱动的梦想都得指向数字化或人工智能化。随着技术的进步,从逻辑上讲,它实际上应该可以让人类生活更轻松、更建康,现实世界更加美好才对。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了多样化的数字内容以及数字化世界提供的信息便利性,造成巨大文化内容的改变。然而,现在,我们得开始发现数字技术在真实生活体验上的限制性了,可以去说说那些即使为各种线上体验添加再多频宽也无法达到的真实感的享受。

沿着这条文明发展思路,许多人也注意到了,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错过了,人类天生存在的那种社会互动,是大自然演化的一部分。也许探索陈旧与发现如何模拟真实世界是一样重要,能为现今过度数字化世界,提供逐渐消逝的某种亲身体验的人类感知。

譬如胶片摄影与暗房术的老摄影体验,在过去几年中,Z世代的青少年和千禧一代中的人已对这这老技术感到兴趣了。作为一个年龄足以拥有许多原创胶片的人,应该能够理解并欣赏胶片摄影创作的魅力。然而,经过几十年的数字冲击,很容易忘记手中胶片上的图像质量,能那么的艺术。当有机会亲身体验那些美丽的图像档案时,您将立刻享受这一刻的时光。

Visual artist Louis K Wang is organizing his image archive.

印刷书籍也出现了转机。多年来对印刷品死亡的预测不断,现在却有消息称电子书阅读器和电子书的销售量正在下滑,而实体书籍又开始出现增长了。不可否认,这种调研可能得再全面些,但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享受实体书籍阅读所能提供的感觉,这种现象就非常有趣了。

当然,人们使用数字设备中的触摸感觉和体验方面,仍然具有庞大的市场诱因。手机在手中的感觉,键盘敲打的声音等,在当下消费观中,一切都很重要。但在线上与线下体验技术的开发中,却高度依赖于某种类型的输入设备,基于人类感知的反馈,并改善这种输入设备所能提供的体验, 就算一切人机接口的改进,倒还真不如一些较真实的互动体验。

音乐家总是沉迷于特定乐器的感觉和触觉,随着数字设备成为这个时代的常用乐器,其可以提供的触觉体验与质量标准,永远是个因人而异的问题。如在乐器的模拟中,过去几年应用在音乐创作的数据编整,是企图模拟基于旋钮与弦的物理作用所形成的幻化变音,但在一些有经验的吉他老手上,这只是几根手指的小游戏而已。

当然,除了设备外,还有个人的互动经验,要如何更真实的回归到整个数字模拟体系中的问题,也是大伤码农脑细胞的事。或许人们该开始有兴趣去减少一下沉迷于纯粹的数字化互动的时间,并更加关注所有年龄段的人们之间真实的经验。

显然,无论是多酷趣或多怀旧,人类不会再回到一个纯类比机械的时代,但随着数字化和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技术产品的发展,还是会基于人类真实社会的体验而不断模仿以创造价值,没有手机也就不会有手机壳的出现,更不会有懒人架。而这些特殊需求和价值只来自于真实世界的互动,这是人类主导文明发展的最大特权。那为何要透过机器而不直接从真实体验中探索自己的潜力呢?

图文/王路易 (视觉艺术家,中国田园派艺术创始者)